富稅時代:為何課不到他們的稅?揭露藏匿192兆的避稅天堂,21世紀貧富與權力分配之戰! | 被動收入的投資秘訣 - 2022年6月

富稅時代:為何課不到他們的稅?揭露藏匿192兆的避稅天堂,21世紀貧富與權力分配之戰!

作者:加柏列‧祖克曼
出版社:寫樂文化
出版日期:2015年09月01日
ISBN:9789869128476
語言:繁體中文
售價:234元

  如今的社會越來越不平等,然而要縮小貧富差距,第一步就是要去測量其規模到底多大!

  這場戰爭不只是國與國間的角力,而是公民們拒絕接受國家對逃漏稅無能為力的假象,所進行的一場奮戰。

  「避稅天堂在宏觀經濟的統計數據中不斷重複出現,可是相關學術研究卻付之闕如。於是我試圖理解大筆逃漏稅金額所代表的意義,企圖分辨合法與非法的部分、思考國家應如何面對此問題,並設計出21世紀的新稅制。」

  現今稅制的漏洞,令富者越富、貧者愈貧,有錢人想方設法規避稅金、導致稅收來源只能奠基於受薪小市民!藉由新的計算方法,作者祖克曼發表令人驚訝的數字:全世界有8%、近192兆台幣的私人資產被藏到瑞士、盧森堡、維京群島、新加波、香港,這些資產不但完全不用繳稅,而且總額不斷創下歷史新高!這是頭一次有如此全面性而透明的調查,時間橫跨過去一百年以來的紀錄,空間遍及全球各國。

  合理、正義的賦稅制度,是全球下個世紀必須面對的公民戰爭!祖克曼除了將這些合法或不合法的避稅方法公諸於世,更提出建立全球金融合作機構、對於富人海外資產與空殼公司預扣資本稅,以及以貿易制裁促使各國覺醒等防堵辦法。

  ★金融犯罪電影中的要角:追溯瑞士銀行的保密立法
  瑞士銀行與法國銀行不同之處在於:瑞士銀行會竊取鄰國政府的稅收。瑞士的金融業興起於1920年代,在法國兩次決定對富豪加重課稅之後,1933年到1945年間,外國人一共在瑞士開了220萬個新戶頭。事實上是先有大量新開戶才有銀行保密原則立法,並非是外界原本所知、被美化過的理由「保護被迫害的猶太人的帳戶」。

  ★解構逃稅金三角:維京群島、瑞士、盧森堡
  截至2013年秋天,存放在瑞士境內的外國人資產達到63兆台幣,其中只有7兆多台幣是定存,多數客戶借由英屬維京群島的信託或空殼公司,隱匿真實身份,再投資法令寬鬆、全球基金數量僅次於美國的盧森堡,讓他們不用繳交一毛稅金。

  ★192兆與4.3兆兩個可怕的數字!
  根據至2013數字估算,大約有全球家戶金融資產的8%、有約192兆台幣的資產放在避稅天堂,其中僅不到五分之一是以各種不同存款形式存放,其餘超過150兆台幣,則投資於全球的股票、債券、基金。以私有資本的平均年報酬率5%,並以各國的所得稅、遺產稅、富人稅等稅率計算,每年各國政府因避稅天堂所產生的稅收損失,竟高達4.3兆台幣!

  ★愛爾蘭與盧森堡的悲歌!
  跨國企業逃稅搞垮愛爾蘭:大企業因垂涎稅率只有12.5%的愛爾蘭,讓位於愛爾蘭的子公司以賤價進口,再調高天價出口,企業「假獲利」大增,雖令愛爾蘭的貿易順差一時間表現亮麗,但與本國的競爭優勢毫無關係,當地居民更無法受益──因為全部要吐回去給在國外的跨國企業真正所有人。再看盧森堡的貧富差距危機:只有五十萬人口的盧森堡,2013年有三分之一的產出,都用在支付給銀行外籍股東、基金持有人。從開始成為避稅天堂的國家後,盧森堡活在貧窮門檻以下的人口比例多了一倍、房價翻了三倍,只有十萬居民的盧森堡市,房價跟倫敦一樣可怕。一個國家兩個世界,一邊是有不少為外國籍的富裕銀行家、律師與會計師,另一邊是非金融業者的當地居民,盧森堡的教育品質竟是所有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(OECD)成員國中,吊車尾的國家。

  ★以往:對抗避稅天堂無效而漫長的戰爭
  1962年,戴高樂總統對摩納哥進行封鎖政策,讓設籍在摩納哥的法國人必須遵守繳稅的法律。歐盟2005年7月1日施行「儲蓄歐盟相關指令」,但只規範利息,管不到紅利,加上針對歐盟成員國盧森堡與奧地利的特許例外,讓該辦法形同虛設。其後雖有G20簽定「詢問制資訊交流機制」協議,但必須要有足夠事證強烈懷疑本國人有逃漏稅的犯行,否則瑞士等避稅天堂國家就不需配合,反而加速資金匯出到簽署最少金融資訊交流協定的新興避稅天堂,像是新加坡、香港。2010年美國通過「美國海外賬戶稅收遵從法」,計劃讓外國銀行與美國稅捐單位之間,建立自動化的資訊交流機制,但因處分過輕,要逃過該法案稅金亦不是太困難。

  ★現在:必須有如同對抗溫室效應的決心!
  避稅天堂造成了「外部不經濟」,針對此一問題,英國經濟學家阿瑟‧庇古提出:課稅以彌補對其他國家造成的損失,此一概念與污染者必須支付賠償金的理由類似。建立全球金融資產登錄機制是當前要務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可擔負該任務,整合分散各地的金融資料庫,包括各國的中央存放機構、以及登錄跨國證券的明訊銀行(Clearstream),由公權力管理,讓各國的稅捐機構能夠查到每筆資產的所有人資訊。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扣2%的資本稅,再依照各國稅率進行退稅,例如法國的富人團結稅稅率只有1.5%,若依法申報可獲得0.5%的退稅,不到富人標準者可全額退稅,此舉可讓空殼公司、信託、基金、人頭等逃漏稅伎倆,全部落空。一旦資訊透明,各國稅捐機構及能針對資本利得進行課稅。

本書特色

  有錢人如何用「合法偷走的稅」賺到天文數字?
  《二十一世紀資本論》引起全球熱議「資本主義vs.貧富差距」,
  倫敦政經學院學者祖克曼,接棒公開「境外金融、避稅天堂」的百年報告,再掀「財富分配」話題!

  ▲解構逃稅金三角:維京群島、瑞士、盧森堡
  銀行保密原則有如溫室效應氣體,受影響的並非單一國家而是全世界──
  瑞士:外國人資產達63兆台幣,保密條款掩護貪污者!
  維京群島:空殼公司與匿名信託基金會的大本營!
  盧森堡:與企業暗盤交易,炒作國際基金!
  香港、新加坡:亞洲金融中心被歐盟列入「避稅黑名單」?

  ▲看歐洲人如何自己偷走自己的財富!
  希臘的國債至2015年初「才」11兆台幣,但據算,光是被藏在幾個「避稅天堂」國家的私人資本,竟高達192兆台幣!全世界每一年光是被避、逃掉的稅就高達4.3兆台幣!

  ▲大企業操弄營業所得稅,二十一世紀的新稅制該怎麼定才合理?
  Google、Amazon、Apple……這些國際科技龍頭與許多生技、製藥大廠,如何透過層層會計煙幕,成為驚人的節稅巨人?營業所得稅全面性被操弄已是公開事實:美國企業申報的獲利,有一半集中在六個避稅天堂國家,至少讓美國政府營所稅短收30%!但避稅天堂不但影響賦稅正義,更是導致貧富差距、令經濟體系危殆的幫兇。下個世紀是否有機會成為實現財富重分配、機會均等的最後一戰?

  德國、葡萄牙、西班牙、拉美、簡體中文、土耳其、韓國、日本、瑞典、荷蘭……
  多國搶購海外版權、普世關注議題!

名人推薦

  作家王伯達
  律師呂秋遠
  財稅專業立委、教授曾巨威
  「泛科知識」總編輯、共同創辦人鄭國威
  共同推薦(以上照姓氏筆劃排序)

法國媒體評論

  《十字報》(La Croix):讀這本小書,勝過讀十本金融全球化的教科書。
  《新觀察家期刊》(Le Nouvel Obs):一項難能可貴的調查
  《世界報》(Le Monde):最深入探討避稅天堂的一本書
  《經濟選項期刊》(Alternatives Economiques):精采絕倫的一本書
  《瑪麗安報》(Marianne):絕佳好書
  《解放報》(Liberation):今年必讀


作者簡介

加柏列‧祖克曼(Gabriel Zucman)

 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助理教授、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研究員,正巧在全球陷入2008以來金融海嘯的時候開啟其學術研究生涯,被法國《世界日報》譽為「新潮流經濟學」的代表人物之一。法國知名經濟學者、《二十一世紀資本論》作者皮克提(Thomas Piketty)正是其指導教授,兩人長年致力於研究全球財富分配議題,引領注重實務與應用的經濟學新趨勢。

引論:對抗避稅天堂
解決之道其實存在
放任避稅天堂的代價
金融的象徵性力量
 
第一章:境外金融一百年
避稅天堂的誕生
逃漏稅是怎麼個逃法?
追尋失蹤的金融資產
瑞士版的大霹靂
伯恩首次遭遇危機
瑞士金融中心的黃金年代
來自新避稅天堂的假性競爭
維京群島-瑞士-盧森堡
瑞士金融的份量:1兆8000億歐元
 
第二章:各國短少的財富
全球家戶金融資產的8%
盧森堡的無底洞
7兆5000億還是21兆美金?
最低估算值
1300億歐元的稅收損失。
法國的個別案例
公共負債與隱匿的財富
 
第三章:前車之鑑
自動金融訊息交換於焉誕生……
做做樣子的「詢問制」資訊交流機制
嘉語剎事件的教訓
美國海外帳戶稅收遵從法值得期待嗎?
荒腔走板的儲蓄相關歐盟指令
最低估算值
1300億歐元的稅收損失
法國的個別案例
公共負債與隱匿的財富
 
第四章:該怎麼做?新的行動方案
金融制裁與貿易制裁
合理而實際的懲處方式
貿易關稅制裁的範例
盧森堡的個案
盧森堡:去留歐盟的問題
倡議建立全球金融資產登錄機制
關於資本稅
跨國企業的節稅行為
適合二十一世紀的營利事業所得稅
 
結論:不是國家間的戰爭,是公民的戰爭

第一章 境外金融一百年 避稅天堂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? 瑞士版的大霹靂 二次大戰以後,有項根深蒂固的傳說,由蘇黎世的銀行家廣為傳播,宣稱瑞士金融的崛起,是由於接收了逃離集權政府的新儲戶。對於如此主張的人來說,1935年開始施行關於銀行保密原則的法令,有其「人道」因素考量,他們主張該法令是要保護逃離迫害的猶太人。 例如,《經濟學人》雜誌就曾於1996年寫道「許多瑞士人以銀行保密原則為傲,因為其立法根源非常高尚,1930年代通過法令施行該原則,是為了幫助受到迫害的猶太人保障其儲蓄」。 然而,這樣的迷思早已被多項歷史研究推翻。根據沃爾克委員會的統計,1933年到1945年間,外國人一共在瑞士開了220萬個新戶頭。其中,約有3萬個(1.5%)應該跟猶太受難者有關。此外,根據貝傑與其團隊的研究發現,瑞士的金融開始大霹靂般的急速成長,是發生於1920年代,而不是在1930年代。 成長最快的兩個階段分別是1921-1922年間,以及1925-1927年間,也就是在法國兩次決定對富豪加重課稅之後。事實是先有大量新開戶,而後才有關於銀行保密原則的立法出現,而不是相反。 來自新避稅天堂的假性競爭 1980年代起,瑞士不再是避稅天堂的唯一選擇,倫敦在經歷過1986年的金融市場自由化之後浴火重生,新興的資產管理中心相繼出現:香港、新加坡、澤西、盧森堡、巴哈馬等。 相對於1920年代一直到1970年代,歐洲欲逃漏稅者只能選擇瑞士(儘管當時已經有幾個小型避稅天堂,像是摩納哥,但其分量微不足道),到了1980年代,資金的流失主要都是躲到歐洲、亞洲及加勒比海的新興境外金融中心。 根據最近的官方統計,截至2013年秋天,存放在瑞士境內的外國人資產達到1兆8000億歐元。其中約有1兆是由歐洲人持有,這個數字相當於歐盟家戶金融資產的6%。根據我的計算,這是史無前例的新高,顯見要核發死亡證明書給瑞士這個境外金融中心,尚言之過早,瑞士作為避稅天堂至今,從未這般繁榮。 維京群島-瑞士-盧森堡 與其說避稅天堂彼此競爭,不如說它們其實各自分工,專精在資產管理的區塊上。以往係由瑞士銀行家提供全套服務:實踐投資策略、保管金融資產、藉由帳號戶頭隱藏帳戶持有人的真實身分等。


相關書籍